• 罕见!荣盛石化抛出20亿元增持计划,股民却不买账!40岁萧山女婿将带领炼化巨头走向何方?

  • 发布日期:2024-05-13 12:33    点击次数:119

    K图 002493_0

      华夏时报记者李贝贝见习记者李未来北京报道

      40岁的项炯炯已经在荣盛石化(002493SZ)总经理的位置上坐了7年,对这家总资产近4000亿元的化纤巨头来说,这是典型的“少帅”掌权。萧山人都知道,他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二代”,而是一个女婿。

      这位萧山女婿经历了荣盛石化营收规模从几百亿元增长到近三千亿元的高光时刻,也经历了其股价从30元到跌破10元的暗淡时光。尽管屡屡向二级市场释放刺激消息,但投资者似乎并不买账。

      1月18日荣盛石化抛出股东大手笔增持计划,据其称,公司控股股东浙江荣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荣盛集团”)拟对其进行增持,金额在10亿-20亿元之间。1月19日荣盛石化股市反应平平,略涨1.83%,仍然在10元以下。近两年来,荣盛石化发起了三期回购行动,共花了65.35亿元,在上市公司中并不多见。但一次次的回购,股价却一次次地走低,2024开年后直接掉到了9元以下。

      某证券公司首席投资顾问告诉记者:“这种增持一是为了稳定股价,增强信心,因为荣盛石化股价下滑太多,二是公司没有提到增持的具体时间和价格,只是给了增持计划,所以存在很多不确定性,这对股票来说只是小的利好。”

      萧山女婿

      2017年,34岁的硕士研究生项炯炯被任命为荣盛石化总经理,那时荣盛石化是化纤行业头部企业,营收规模正从400多亿元向700多亿元跨越。

      项炯炯被任命的同时,荣盛石化原总经理郭成越和副总经理俞凤娣同时被撤。项炯炯的简历很简单:硕士学历、中国国籍;曾任浙江荣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现任公司董事,兼任杭州市萧山区政协委员、萧山区工商联常务理事、浙江理工大学兼职教授、杭州市萧山区留学生联谊会常务理事;荣获“侨界浙江省十佳青年”称号。

      荣盛石化又补充说:“项炯炯先生是李水荣先生子女之配偶。”其实就是李水荣的女婿。

      李水荣是荣盛集团和荣盛石化的董事长,项炯炯在任总经理之前,一直在给他的老丈人当助理。

      项炯炯当上总经理后,荣盛石化的业务突飞猛进。2020年其营业收入突破千亿元,而从1000亿元突破到2890.95亿元,荣盛石化只用了3年。

      荣盛石化主要经营各类化工品和化学纤维,产品包括芳烃、精对苯二甲酸(PTA)、聚酯等等。说起来有些抽象,但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衣物、塑料、电子产品、装饰、橡胶等物品的原料,所以荣盛石化称其业务是“从一滴油到世间万物”。

      荣盛石化这种飞跃式的发展有两方面的基础。一是2017年在舟山市投资“40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总投资约1730亿元。有了这个项目,荣盛石化就有了炼油4000万吨/年、对二甲苯800万吨/年和乙烯280万吨/年的生产能力,这是其业务增长的底牌。二是2021年石化行业呈现了高景气度,全行业营业收入、利润总额、进出口总额都创下历史新高。

      业绩下滑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三年前石化行业的突飞猛进也埋下了“祸根”。

      2023年前三季度,荣盛石化营业收入为2251.18亿元,同比微增6.19%,净利润却大降98.03%,为54.51亿元,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22.5亿元,入不敷出。2022年同样也是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当年实现营业收入2890.95亿元,同比增长57.91%,净利润为33.40亿元,仅相当于2021年(132.36亿元)的零头。

      增收不增利的原因是产能过剩导致的毛利率下滑。2022年石化行业风向急转直下,荣盛石化董事会在“致投资者的信”中写道:“毋庸讳言,受大环境影响,我们碰到了经营多年来少有的严峻局面,外围局势不明朗、原油价格波动、经济下行等前所未有的国内外复杂形势,还叠加了许多来自下游消费市场的挑战。”

      而其在2022年年报中也提到,随着近几年合成纤维产业链的快速发展,石化行业出现一定程度的产能过剩,新增产能的进一步投放将会加剧市场竞争,使公司相关产品业绩受到负面影响。

      2022年荣盛石化的石化业务和聚酯化纤业务毛利率都出现下滑,分别为11.27%和3.23%,同比下降20.53%和4.72%。

      债务高企

      更棘手的是,扩张所带来的债务给荣盛石化带来巨大压力。

      荣盛石化的账上资金一直无法覆盖其一年内就要偿还的短期借款,2022年以后更甚。截至2023年9月底,荣盛石化短期借款高达549.8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32.19亿元,合计782.02亿元,而其货币资金只有320.82亿元,缺口超过400亿元。也就是说,在2023年9月底至2024年9月底之间,荣盛石化必须获得足够的资金以还上这400多亿的借款。

      上市公司获得资金的方式一般有三种:一是靠经营回款,即经营现金流;二是再借钱,即借新还旧;三是出让资产。

      但炼化行业的寒冬还没有过去,荣盛石化的毛利率一降再降,2023年前三季度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滑到负数,也即-22.5亿元,即便经营现金流净额最高的2021年也只有335.65亿元,因此靠经营偿债很难指望。借款是荣盛石化的常规选项,2023年前三季度其新增银行短期借款余额增加了286亿元,长期借款余额增加了466.92亿元,但借款太多,利息也高,2021年、2022年和2023年前三季度荣盛石化财务费用分别为28.98亿元、60.31亿元、58.39亿元。

      股价颓势

      与业绩下滑相匹配的是荣盛石化在二级市场的表现,荣盛石化和他的控股股东荣盛集团在资本市场上做了很多大动作,但都无法挽回股价的颓势。

      2023年3月27日,荣盛集团与国际石化巨头沙特阿美的全资子公司AOC签署《股权买卖协议》,将荣盛石化近10亿股股票卖给对方,占荣盛石化10%股权,每股价格24.3元。此笔交易荣盛集团可以获得近243亿元的资金。当时荣盛石化的股价只有12元,一时间拉高了股价,但随后陷入沉寂。

      另外,从2022年起,荣盛石化实施了三期股权回购计划, 截至2023年12月22日,共回购508,006,148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171%,花费金额65.35亿元。

      可是股价还是一跌再跌,2022年荣盛石化股价从17.84元跌到12.15元,2023年年底又跌到10元左右,进入2024年更是跌到了10元以下。

      于是又有了这次股东增持计划,荣盛集团以不低于10 亿元且不超过20 亿元对荣盛石化进行增持,本次增持不设定价格区间,将根据公司股票价格波动情况及二级市场整体趋势,择机实施增持计划。

      相比于荣盛集团此前出让股权获得的243亿元,这次增持的20亿元只能算“小买卖”。

      对于增持目的,荣盛石化称:“基于看好国内资本市场长期投资的价值以及对公司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为维护资本市场稳定,荣盛控股计划通过增持股份以提振投资者信心、维护中小股东利益,同时进一步巩固控股地位,更好地支持公司未来持续、稳定、健康的发展。”

      荣盛石化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尽管市场行情并不太好,但公司对自己股票很有信心,增持就是体现这种信心。记者将更详细的问题发送至荣盛石化证券代表邮箱,但截至发稿之日没有收到回复。

      未来是否还有增持?荣盛石化怎样摆脱经营困境?“少帅”项炯炯会带领这个炼化巨头走向何方?《华夏时报》记者将持续关注。